人物訪談 >> 張素珠老師
 
優越的名字
 
 


  如果說連優秀卓越都需要一個名字,那麼,它應該被作張素珠。而一個人太優異,是誰都要嫉妒的,特別是這個天才「非我族類」的時候﹔一流中的一流、傑出中的傑出,總不能免俗的要付出一點代價,這代價約莫是他人側目異樣的眼光。她大概也有這樣的覺悟。

簡君玲

  「體育不是只在猛練比賽,體育還要有正確的觀念,學科與術科都要並重。四肢發達,頭腦也要不簡單。」在清華任教邁入第三十二年的體育老師張素珠教授從小就在「五育並重」觀念的薰陶下成長。張老師的父親是個文武全才,無一般讀書人輕視運動員的觀念,因此家中五名子女在他的教育下,讀書時代個個都是學校運動代表隊。張老師小學就讀新竹師範附小,當時的高梓校長是國內著名的教育家,年輕時留學美國,曾任北平國立師範大學體育系主任,辦教育非常重視體育。張老師受到高校長的影響,不但在小學畢業時領到三育兼優獎,也在升學的關鍵時刻,選擇保送進入師大體育系就讀。由於張老師初中讀竹一女(今光華國中)時便代表新竹縣參加省運會,考上新竹女中後,高一參加新竹田徑代表隊,首次報名女子五項,初試啼聲便拿到亞軍﹔隔年在第十九屆省運(民國五十三年),更擊敗來自體育科系的好手,獲得女子五項及跳遠雙料冠軍。雙料冠軍的優秀成績,讓張老師符合申請保送體育系的資格,她的體育之路也就此開展。

  民國五十九年七月,張素珠老師大學畢業後依志願留在台北市,分發到陽明國中教學實習一年,不但要上課、帶課外活動,還要訓練田徑隊。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參與國家少年女子籃球隊的訓練。在陽明國中,有一批來自社子國小的小球員,這群小女孩被編入同一班,張老師當時負責這群球員的體能訓練,集訓時還跟大家一塊住在社子國小。民國六十年五月二十三至三十一日,這群小籃球健將,到馬尼拉參加第一屆亞洲少年籃球錦標賽獲得女子組冠軍!她回憶起這批球員有張小珠、張玲珊、張愛卿等人,長大後成為華航女子籃球隊的第一代球員。談到應聘至清華大學服務,原來是張素珠老師的田徑啟蒙教練陳義煌老師,他在民國五十四年離開新竹第一女子初級中學,到清華大學任教。有一回陳義煌老師代理當時的清大體育主任張齡佳教授出席學校會議,得知校方要聘請一位女性體育助教,立刻踩著腳踏車將消息帶到張素珠老師家中,因此在台北的張素珠老師馬上寄出履歷表。就這樣,張老師在民國六十年八月順利進入清華任教,從助教、講師、副教授而教授,服務迄今。

  在清華服務期間,張素珠老師曾經接掌體育行政工作、獲得傑出教學獎、參與編纂舞蹈辭書,近兩三年則受聘為教育部大專院校體育訪視委員,以及教育部中部辦公室高級中等學校體育訪視委員,每一塊工作領域都留下了漂亮的成績,也帶給她不同的回饋與成長。民國七十四年八月至七十七年七月,當時清華大學的毛高文校長指派張素珠老師接掌清大體育主任之職。在張老師任內,她推動全校體育課由大一到大四均實施興趣選項,在台灣的大學體育教學可說空前絕後。此外,張老師更激勵優秀教練,促進校隊蓬勃發展﹔整理全校學生的AAHPER體適能測驗資料,制定常模。這些績效讓清華在七十七年教育部的體育評鑑中獲得優等,肯定了張素珠老師的行政能力,也讓多年後的我們驚訝於毛高文校長的眼光,能在眾多資深的男老師中,拔擢年輕的女性教師-張素珠老師掌管體育行政的大任。然而當時毛高文校長的決定,也讓張素珠老師感受到同仁不同的眼光。

  張素珠老師回憶過往,「新大學法」通過以前,現在清華的「體育室」在當時稱為「體育運動組」和「體育學科」,分別隸屬於訓導處和人文社會學院,她笑稱自己接任體育主任前是「體育組的天之驕女」!由於體育組的同仁體貼張老師家中還有兩個小朋友要照顧,也需要時常上台北探望公婆,總是格外照顧她,讓她感到很溫暖。然而,張素珠老師擔任體育主任後,也許是部分男老師對於有一個女性上司感到不自在,讓張老師不禁以開玩笑的口吻說:「不要以為(有些)男性對女性很親切,一旦妳當上他的主管或職位比他高時,可能就不一樣了。」張素珠老師表示其實自己對主任一職並不眷戀,因為責任心、使命感的驅使下,加上個性的關係,自己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日久影響到身體健康,因此她常常跟同事說不要再害她了,她想多一點時間來做自己想做的研究。只是擔任主任期間的歷練,多少讓張素珠老師嚐到了一點人情冷暖。張老師也表示,她知道兩性有些先天上的不平等,但是她主張要爭取「男女平權」,讓女性在職場上得到真正的尊重專業、展現長才的機會。

  張素珠老師對體育發展的看法,也和部分同仁有所出入。張老師一直強調,清華體育不能只為了比賽而努力,在研究上也得下工夫,因為研究能夠開發新知,可以運用在教學和訓練學生上,若漠視研究,那麼清華體育的層級終究無法提昇。「每一位當主管的人要貫徹他的方向,難免會得罪人。但我覺得一個主管要有明確的目標,就像帶球隊一樣要帶『心』!現在的社會已經不是資深就是資優。我覺得要去了解整個校園跟地方的關係、教育的潮流,和教育的方向。我們不能訓練出學生他體育拿到100分,學科卻是0分。良好的運動訓練法和體育教學都建構在學理基礎上,『比賽』和『研究』一樣重要,不能偏廢。」張素珠老師以「適才適所」為考量,認為不論選擇從事行政、教學、教練或研究,都應站好自己的崗位。像現在,張老師覺得自己五十多歲了,在時間、體力有限的狀況下,應從幕前走到幕後,專心致力於研究。但是她對清華體育的關心並不因此而削減,無奈的是現在不再擔任教練的她,比較沒有機會參與相關的討論。「在校內感覺上像是被孤立的。」昔日擔任體育主任時期的尷尬,至今似乎尚未全部化解開來。張素珠老師也曾反思自己,是不是自己待人處世上有什麼缺失?有一位女同事曾告訴她:「我覺得一定是妳太強勢了!」還有人勸張老師早點退休。張老師聽了這些話,想來想去,覺得可能自己是練田徑出身的人,總是一路跑到底,不會耍些小動作,所以自己講起話來也總是有話直說,給人比較強勢的感覺吧!事實上從上面那句女同事的話,我們也可以想像到張素珠老師當時擔任體育主任所遭受到的壓力。一位男性主管做事風格很強勢,可能會被讚許為有鐵腕、有魄力﹔但是面對一個女位主管,社會的期待、眼光恐怕就有些不同了。

  誠如張素珠老師所言:「從這些事情讓我學到很多,也是我個人的轉機,我有機會去做更多我想做的事!」張老師在教學與研究上開展了另一片天地。她覺得自己是個很能享受教學的人,像是她開授課程中頗受學生好評的舞蹈課,張老師覺得舞蹈就像一種特別的語言一樣,可以透露許多訊息,她往往在上課的時候,透過觀察學生的肢體動作,注意到有些特殊狀況的學生,可以及早給學生關心與意見。而透過舞蹈課,開拓舞蹈人口,傳授正確舞蹈概念,有許多學生因為她的課而喜歡上舞蹈,像是熱舞社、國際標準舞社,和肢體創作社的創社社長都和張老師維持很好的師生關係。張素珠老師更利用課餘時間或寒暑假,觀賞國內外不同舞蹈風格的演出,給自己更多的教學創意。正因為張老師的課精采有趣,民國八十四年時,她以舞蹈教學,經學生票選、評審會複選、決選,榮獲「全校傑出教學獎」。這對張素珠老師來說真是最好的肯定了!

  張素珠老師卸下主任一職後,投入劉鳳學教授舞蹈辭典編纂的繁浩工作。劉鳳學教授是國內第一位舞蹈博士,在她召集下集合三十一位專家學者,於八十二年十月與國立編譯館簽約,首先編訂「舞蹈名詞」,一共收錄了一○、五六七則名詞,於民國八十五年十二月由洪葉文化印行。現在第二階段,編纂「舞蹈辭典」的工作已近完成。在這樣浩大的工程中,張素珠老師擔任副主任委員,負責推動、解決大小事務並做文稿的總整理,也自己撰寫了五百則的世界民族舞蹈名詞的注文,因此有機會一窺人類舞蹈演進史。張素珠老師感受到挖掘知識的樂趣,這十多年來的繁重工作雖然辛苦,她卻甘之如飴。千禧年過後,張老師又加入了行政院體委會「台灣體育百年影像展」的工作行列﹔現在,在前行政院體委會主委許義雄教授的邀請下,進一步參與「台灣體育史」的計劃,預備將自己的下一個十年,奉獻給台灣女子體育史料的蒐集及撰寫。經由這次「清華女性史」的專訪,我們看見了一位清華女性──張素珠老師美麗的體育之路;現在,透過她的努力,我們將可以看到更多在台灣體壇發光發亮的女性生命。我們衷心期盼她豐碩的研究成果,早日開展在我們面前!

 
>>回訪談主頁